0 回复贴,3724 次查看
<返回列表

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周作人

发表于 2018-6-4 09:42:14 |阅读模式

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周作人

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周作人
   


    周作人生于绍兴,长于绍兴,“一直从小就吃本地出产本地制造的茶叶,名字叫做本山”的平水珠茶。他在许多专谈吃茶的散文中,谈到他饮绿茶的习惯。如早期名文,风雅舒缓的《喝茶》,后有《吃茶》两篇、《关于苦茶》,以及1949年解放后的《吃茶》和《煎茶》。他在这些文章中说自己只爱绿茶,而不喜欢红茶和花茶。在1924年的《喝茶》中说,“喝茶以绿茶为正宗,红茶已经没有什么意味,何况又加糖与牛奶”,“我的所谓喝茶,却是在喝清茶,在鉴赏其色与香与味,意未必在止渴,自然更不在果腹了。”他除了喝龙井、平水珠茶外,还喝过六安茶、太平猴魁,“都觉得好”,广西的横山细茶、桂平西山茶和白毛茶“味道温厚”,但碧螺春在北京“要碰运气可以在市上买到”。
  

    周作人颇向往“清茶闲话”的生活。1923年他在《雨天闲话·序》中有“如在江村小屋里,靠着玻璃窗,烘着白炭火钵,喝清茶,同友人谈闲话,那是颇为愉快的事”。一年后,在《喝茶》中又说,“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”。这种喝茶,已充分透露了周作人内心深处固有的传统士大夫气息了。
  

    周作人以茶待客也很有特色,许多友人记忆深刻。“书房桌椅布置得像日本式的,洁净漆黑茶盘里,摆着小巧玲珑的茶杯”(碧云《周作人印象记》)。梁实秋在《忆岂明老人》中细致地回忆了他在周作人家中吃茶的情景,“照例有一碗清茶献客,茶盘是日本式的,带盖的小小茶盅,小小的茶壶有一只藤子编的提梁,小巧而淡雅。永远是清茶,淡淡的青绿色,七分满。”梁还在《喝茶》中再次提及“抗战前造访知堂老人于苦茶庵,主客相对总有清茶一盂,淡淡的,涩涩的,绿绿的。”
  

    周作人还对佐茶的茶食自有一番经验之谈。认为“中国喝茶时多吃瓜子,我觉得不很合适”,“茶食应当是清淡的”。
  

  来源:新商报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 回复贴,3724 次查看
返回列表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